专访惊喜製造吴允方:我们让大家喝ㄎㄧㄤ、当边缘人、摸黑吃饭!

     

是什幺样的团队,让大家愿意花钱当边缘人独自吃饭、摸黑进食、甚至是当着大家的面喝ㄎㄧㄤ?从《无光晚餐》、《一人餐桌》到《微醺大饭店》,这些一推出就抢手到不行的作品,都是出自于惊喜製造这个做沉浸式体验的团队,行销公关吴允方说:其实我们想卖给大家的是⋯⋯

还记得前阵子朋友问我,要不要去吃无光晚餐,需要摸黑吃饭,我心想只吃过无菜单料理,但看不到料理的晚餐,还真需要点勇气。后来朋友间开始聊起网路上颇有话题的《微醺大饭店》,同事分享参加经验,说小酌之后,有人在活动中大哭了一场。

越来越让人好奇了。

从最初 2016 年快闪《无光晚餐》到 2017 年《一人餐桌》,后来又有 2018 年第二季《无光晚餐》、2019 年《微醺大饭店》,活动推出到完售总是杀得大家措手不及,这些讨论度超高的活动,背后推手正是「惊喜製造」团队。

我们访到惊喜製造的行销公关吴允方,在无光晚餐中,你所收到的通知信,到在社群上各种勾人好奇心、想一探无光魅力的讯息,全都出自她的发想。

专访惊喜製造吴允方:我们让大家喝ㄎㄧㄤ、当边缘人、摸黑吃饭!

我要你喝ㄎㄧㄤ,变得诚实;我要你一个人吃饭,自己和自己玩

惊喜製造,製造惊喜,惊喜不是无光晚餐吃到一半,有人冲出来变魔术表演,不是喝酒喝到神奇口味,让你猜猜这是什幺酒。

「我们的惊喜不是那种 “Suprise!”」吴允方边说边自带戏剧效果,「而是转变生活某些元素,创造非日常的活动,从中你能发现关于自身一切——这就叫做惊喜。」

好比《一人餐桌》,双双对对来都把你拆开,一人坐一桌,桌子还朝不同方向,你想相视而笑都有点难。

做一人餐桌,实在是因为要成为「一个人」太难:「除非你有意识,不然你拿着手机跟讯息对话,你也不叫『一个人』。大多数社会,都会蛮讚扬『团体』这件事,好像你做个 outsider,就是边缘人。边缘人就有偏负面的感觉。」

但是一个人真的好重要,我们都需要沉澱的时间,思考生活中发生的每件事。不断将自我暴露在高压的人际网络里,接收资讯、大量对话,其实你丧失的是自己。

再来说说《无光晚餐》,抽掉视觉,考验人的其他四感,强调与身旁伴侣的相处。黑暗让味觉多了点刺激,你的牛肉都不是你的牛肉。他们 2016 年还做了个统计,95% 的客人把蜜红萝蔔误认为地瓜、70% 的客人把奇异果吃成芭乐。

沉浸式体验在国外行之有年,譬如 Sleep no more、Ginger line、Secret cinema。台湾亦有,多半发生在剧场中:「沉浸式体验是让你亲身经历,过程中有所获得,不是我告诉你,A 就是 A,而是你可以在过程中发现自己的 BCD ,这就是惊喜製造。」

「其实我们每次都在卖一面镜子,希望你透过这个镜子,看到你没有看到过的自己。现在太多的自己,其实都是我希望别人看到的自己,而不是『我到底是谁』。」

专访惊喜製造吴允方:我们让大家喝ㄎㄧㄤ、当边缘人、摸黑吃饭!

什幺叫惊喜?前男友巧遇前女友,最尴尬的都来了啊

「我喜欢有机的事情。」她眼底藏笑。有机的惊喜,是无法被设计的:「譬如一人餐桌讲的是,人会需要经过沉澱,观察、思考、想像,进而创造。」

来到一人餐桌,当大家静下来后,会跟自己对话,他会知道明天这张桌子将坐着其他人:「所以他就会藏纸条。」允方神秘一笑,「撤场时,我们发现空间里超多地方塞满纸条,桌子的角落旁边、白布的后面,有一长串纸条一路贴下去。」

纸条上如此写着,就像平行时空的对话。是人必须坐在位置上、落定在这个场域里才会发现的讯息。

又譬如无光晚餐,曾经有个男生来了四次,四次都带不同的女生;前男女朋友各自带着伴侣来,吃饭的时候就说:对啊,那时候就劈腿啊。

也曾有对兄弟带着父母吃无光晚餐,后来因为妈妈怕黑暗,爸爸就陪妈妈一起走了。留下来的两兄弟,与接着进来用餐的一对闺蜜併桌,一聊才发现,弟弟与其中一个女生念同个学校。

而在微醺大饭店,有段设计是让人走进电话亭,拨通电话给你想说话的对象。有些人打电话给面试的老闆、给过世的狗狗,有人讲完后大哭,也有人选择不打。「印象深刻是有个阿姨哭很惨,问她为什幺哭?她说想起去世的前夫,觉得把心里的事情放下了。」

「这些(沉浸式体验)对我来说是一个算式,就像化学式,那些有机,都是很美的。」很微小的、纯粹的、毫无设计,场域里蕴含人巨大的情绪能量,藏着千丝万缕的羁绊,这是允方最想在体验中看见的有机,也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惊喜製造。

我想寻找的,是各种与人沟通的方式

吴允方从广告系毕业,做过医疗公关、娱乐媒体,也曾怀有外商梦。现在进入惊喜製造,她笑自己走在一条完全不一样的路上。迷惘当然有,但是价值观支持她走到现在,而 318 学运,可以是允方价值观建立的转捩点:「我在医疗公关学习把複杂的事情简化。但 318 时,反而看到太多人试图用庞大论述去对话。就是:『我们郑重声明⋯⋯』然后一长串。」

资讯及知识不该被複杂化,当知识权贵企图用繁複的论述说服,只会分化族群,无法创造交流。她又举 2010 年到 14 年的「苑里反疯车」抗争活动,当时有集团想在苗栗苑里岸边盖大风车,居民担心被长期低频噪音干扰,而连署抗议。吴允方当时参与一场集团与居民的辩论会:

「一场辩论会,一边坐着居民,一边坐着企业的人。」她撇头,沉默很久,眼眶红起来,「这群苗栗苑里的居民,你可以想像他们穿什幺衣服,就是 T-shirt、短裤、夹脚拖。他们站起来就说『你们不能这样啊!』然后霹哩啪拉各种情绪,而另一方律师站起来有条理的回应。」在偌大的场域中,她感觉到巨大的不对等。

在这之后,她知道自己想寻找的,是各种与人沟通的可能性:「惊喜製造也是一种传递讯息的方式。」透过体验,与人沟通感受,讯息其实不用被複杂化。

专访惊喜製造吴允方:我们让大家喝ㄎㄧㄤ、当边缘人、摸黑吃饭!

迷惘和改变,是你认识自己最好的时间

看似对人生方向极有想法,她坦言,自己仍旧有过迷惘,从医疗公关到娱乐媒体,再到惊喜製造,她不断在寻找行销与人的各种沟通方式:「但是在遇到迷惘、改变和强大负面能量,无法解决的时候,它其实是你认识自己最好的时间。黑暗之中会见到光明。」

适逢毕业季,请她给毕业生一些鼓励,她说,就去尝试吧,「你好像会给自己很大的压力,但如果跳脱一点,用阶段性任务思考接下来的选择,会比较轻鬆。」

因为你的人生不会一个选择而终结,要相信迷惘只是一个阶段,终究会过去:「你要相信自己是会移动。」

「大家加油,人生嘛。」她忍不住补一句。

专访惊喜製造吴允方:我们让大家喝ㄎㄧㄤ、当边缘人、摸黑吃饭!

专访后记

说起女人迷与惊喜製造的连结,是在我爱我快乐生活节时,合作推出一场迷友专属的微醺大饭店。专访允方,很多时候,感觉到女人迷与惊喜製造所做,是很像的。

九年来,女人迷一直坚持用普普艺术、平易近人的方式,去解构、谈论性别。过程中,我们常常感觉到是不断在冲撞的,冲撞的是性别的疆界,冲撞的是谈性别的话语权,我们想,性别应该是大众的,每个人都该被温柔理解,并且拥有平等的发声权。

我在专访中问到,如果用一句话概括价值观,你会怎幺说,她肯定道:「选择善良。」

温柔是种力量,我们可以选择善良。

专访惊喜製造吴允方:我们让大家喝ㄎㄧㄤ、当边缘人、摸黑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