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部变「失业部」?!轻度失能用外劳 弱势女性没工作

     

劳动部变「失业部」?!—轻度失能用外劳弱势女性没工作

 普及照顾政策联盟声明稿

 日前(7/9)劳动部已完成放宽85岁以上轻度失能开放外籍看护工修正案预告,虽社会多有反对意见,并认为将严重影响本国从事照顾工作之女性就业,然而劳动部似乎不为所动,仍执意开放。普及照顾政策联盟及一百多位从事照顾与家事服务的中高龄女性今日(7/28)于劳动部前陈情,呼吁劳动部对此政策悬崖勒马,留一份养家活口的工作给弱势女性!

劳动部默许外籍看护工从事非法业务

普照政策联盟指出,过去外籍看护工的申请对象仍谨守「有严重依赖照护需要」的失能老人,而此次则大举放宽至极轻度的85岁老人,政策一旦开放,看护工实质上将成为24小时的「家庭帮佣」。依目前劳动部公告之「外国人从事就业服务法第四十六条第一项第八款至第十一款工作资格及审查标準第二十二条修正草案」,劳动部所称的「轻度失能」指的是巴氏量表有一项未满分,亦即85岁以上只要在上下楼梯、行走等项目上功能较弱,即具备申请资格。

如此低度的照顾需求,需要看护的时间不多,由此可以推知,此政策将大开方便门,诱导众多家庭藉此名义雇用外劳从事看顾幼儿、家庭杂务等工作,使外籍看护工成为实质的家庭帮佣。外籍帮佣应否引进?各界对此素有疑虑,认为会严重影响本国基层女性就业,因此目前政策上多所限制,且规定雇主所需缴交之就业安定费,外籍帮佣为外籍看护之2.5倍。然此本次法规修正,藉开放外籍看护工之名,行「放任雇用外籍帮佣」之实,至为可议。

对于上述疑虑,劳动部声称将加强查察,各界无须忧虑。此说纯属口惠,并无实施的可能。满街外劳趴趴走溜狗、抱小孩、拎杂物,证明阿帕契案绝非特例。劳动部对此现象如何辩驳?又还有什幺公信力去保证进一步放宽不会使情况恶化?

外籍看护工帮佣化,本土弱势女性喝西北风

进一步分析显示,目前从事照顾老人、家事服务或家庭托育的女性劳工,多属中高龄者。以台北市社区服务人员职业工会为例,会员皆为居家服务员、家事服务员与保母等二度就业的女性劳工,其中50岁以上者佔七成,45岁以上者佔九成。多数会员是家计的主要负担者,甚至是唯一负担者,一旦工作被替代、收入不稳定,一家老小生活即刻陷入困境。而现实上,多数从事家事或照顾的女性,因为年龄与其他条件的限制,已难以透过任何职业训练,转职至其他行业而仍可赚取一家温饱的收入。行政院主计总处102年「人力运用调查」结果显示,45-64岁之中高龄失业者,寻职时所遭遇之最大障碍就是「年龄限制」,占52%。

 根据劳动部对照顾服务员的调查分析,有「5成1全体受访者认为『放宽85岁以上轻度失能者聘僱外籍看护工会影响工作机会』,其中以『有从事照顾服务工作』者比率5成8较高」。且「目前从事照顾服务工作者,对『放宽85岁以上轻度失能者聘僱外籍看护工会影响工作机会』政策看法,以『自行接案』者、『曾遭遇因照顾对象转换其他资源或方式有影响收入』者认为会受影响比率达7成4以上」。在在显示轻度失能开放外劳确实冲击本国中高龄弱势女性就业与现有照顾人力的工作机会,劳动部不应睁着眼睛说瞎话!

除了中高龄妇女之外,另有为数不少的女性,包括小孩未满12岁的单亲,和家中有失能长辈者,为了兼顾家中老小的照顾,而从事这类工时较为弹性的工作。这些工作待遇高于一般打工,让弱势女性劳工得以赚取足以养家的收入,可以说是社会留给背负着家计重担的众多底层女性的唯一庇护所;以一个脱离职场多年的女性而言,无论过去学历、经历如何,现实上有弹性的工作多是时薪工,一小时120元的薪资几乎不可能养家。目前不论是经由NPO的协助就业、社区邻里的互相介绍或小型公司的训练推介,众多的弱势女性正在从事照顾或家事杂务的工作,然而劳动部对此类工作的从业人数、工作所得等等毫无所悉,就轻率推出新政策,完全轻忽此政策将断绝众多弱势女性的生路,使她们及其家人陷入「贫贱家庭百事哀」的人间炼狱。「政策杀人」,莫此为甚!

轻度得到24小时照顾,重度变成没人顾?

另一个值得注意现象是,两年前外籍看护工引进资格放宽至中度失能80岁以上者,即已导致仲介与外劳挑案,而开始出现失能程度较重者等候时间较久、外劳不愿久待等情况。一旦轻度失能也开放之后,恐将出现轻度失能者排挤重度失能者的后果,反而使最需要照顾的人成为向隅者。可见劳动部的开放外劳政策根本逻辑矛盾,顾此失彼、顾『轻』失『重』。

劳动部新政策断绝长照制度生路,卫福部轻鬆卸责

劳动部表示,此政策是「为回应85岁以上轻度失能者预防照顾之需要」。然而,让轻度失能者接受一对一的二十四小时服务,容易取代其现有能力,导致高龄者身心状态快速退化,遑论欲达到「预防照顾」之功能。其次,何种照顾方式得以达成预防照顾之目的,本是卫福部之职权,劳动部此举除有越俎代庖之虞,恐将进一步冲击卫福部所欲建制之整体长照与预防照顾措施,导致后者全盘崩毁。

以现行长照服务体系来说,本政策冲击最大的是日间照顾、居家服务,尤以居家服务首当其冲。依卫福部2014年底统计,目前从事居家服务的照顾服务员共有7,675人,其中女性有7,089人,共服务43,584人(个案)。其中轻度失能者大约佔1/3,85岁者以上者约为1/4,因此可推估一旦开放85岁轻度失能老人申请外劳,现有的服务案件将少掉近4,000个服务使用者。服务个案量减少则服务总时数将随之减少,以时薪计薪之居家照顾服务员收入也将减少,恐导致原已招募困难的居家服务职场现有人力严重流失。再者,轻度失能个案一旦流失,对于照顾服务员而言,案件减少又多仅剩中重度案件,交通奔波与体力负担加重之下,恐将进一步促使其离开长照领域,造成已经不足的长照人力更加不足。

台湾的人口老化速度世界第一,已使得长照制度的建立刻不容缓。5月甫通过长照服务法,预计两年后上路,此外,行政院版长照保险法草案已送进立法院,卫福部信誓旦旦力推下半年通过。然而,台湾长照的癥结基本上就是人力与财源的问题,其中人力无法速成,困难度远较财源为大。而在长照的领域里,没有人力,几乎就等同没有服务。政策、法规制订得再好,没有人力则都将流于空话。然而,劳动部开放轻度用外劳政策足以让长照体系既有之照服员流失,新增人力不愿加入长照领域,进一步也将使长照服务法所要推动的社区型长照服务长不出来。没人力、没服务,长照保险何需急着立法?甚至,何需开办?如果连轻度失能都开放可聘外籍看护工,等于宣告台湾未来不会有长照服务制度,正式进入「长照=外劳」时代!政府所规画的长照保险,根本就是「缴保费,领外劳」!亦即,85岁轻度失能开放外劳,将一举突破了长久以来以「中重度失能+严重照顾依赖」的外籍看护工引进限制,未来势必严重影响台湾长照人力与制度的建立。卫福部必须出来说清楚、讲明白,到底长照双法是玩真的还是玩假的?!

普及照顾政策联盟的诉求:

一、反对开放轻度失能老人申请外籍看护工。引进外籍家庭看护工政策应以严重照顾依赖为要件。

二、劳动部应谨慎评估本次修法对于从事家事服务、清洁、照顾、保母等工作之本土基层女性劳工之就业冲击与影响。

三、轻度失能老人之长照服务应由卫福部主责,劳动部政策不应介入长照服务的实质内容,否则会形成政府整合的大漏洞,贻害甚鉅。

四、劳动部应针对此修正案召开听证会,充分讨论并广徵各方意见,不应不顾社会质疑声浪,持续黑箱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