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部长惊爆不伦 浪费公帑开房间

     
劳动部长惊爆不伦 浪费公帑开房间

马政府再爆丑闻!59岁已婚的劳动部长潘世伟,和他办公室主任、单身的王姓女祕书,2人年龄相差23岁,又曾是师生关係,惊爆不伦。

壹週刊直击,潘世伟在7月初,短短7天内就有3个晚上鬼祟进入王姓女祕书香闺,每次都待1、2个小时。由于2人都住天母,除了一个礼拜四,2人在共用晚餐后,一前一后进入王女租屋处,其他都固定于週三小週末,由潘世伟先回家后,再骑脚踏车到王女住处,进行夜会。

属嫡系马家军的潘世伟,行为乖张,除了不避讳与祕书祕密约会,还不顾幕僚劝阻,出差时违反规定,硬要携带王姓女祕书,2人大剌剌坐商务舱,浪费公帑。

正值新鲜人求职旺季,肩负降低失业率重任的劳动部长潘世伟,原该上紧发条,协助年轻人找到好工作,壹週刊发现,他非但不忙碌,反而悠闲地,沉醉在与女祕书的偷欢花丛间。

曾为师生 现为同事

五十九岁的潘世伟,在二年前出任劳委会主委,今年二月接任劳委会升格为劳动部后的首任部长。三十六岁的王姓女祕书,则是潘世伟在文化大学劳工系任教时的学生,六年前被他安插在身边当祕书,现在已是部长办公室主任。

七月三日(週四)晚上七时,盛夏的台北市,太阳下山后仍十分闷热,潘世伟的公务车从劳动部开出后,原该前往他位在中山北路七段的住家。但到了中山北路六段的「家乡越南美食」却突然停车,身穿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的潘世伟,手提公事包下车,随后身穿黑色无袖上衣、牛仔裤,搭配平底鞋,背着紫色包包的王姓女祕书,也跟着下车,公务车便开走了。

王祕书身高约一百六十五公分,及肩的长髮绑成马尾,脸蛋清丽圆润,皮肤白皙,左手腕还戴了一只玉镯;潘世伟则是挺个大肚腩,髮鬓已经花白。祕书陪老闆吃饭,并无不可,但二人的互动,却让人存疑。

巷内绕路 前后入门

二人一入座,王帮二人各点了一碗越南河粉和小菜,期间潘的话不多,多数时间低头吃河粉,反倒是身为下属的女祕书,不时激动的发表高见,拿筷匙的双手不时放下,手势指东道西,吃饱后还不顾形象,大剌剌在潘面前用手指剔牙。照理说,祕书在老闆面前,应是温顺恭敬,但王的表现却有点盛气逼人。

这顿饭吃了快半个小时,由潘部长买单。二人一前一后离开,潘世伟没往中山北路七段住家走,反而不寻常的在暗巷内绕路,八时四十分时,停留在中山北路六段二九○巷旁一间四层楼的公寓门口,像在等待什幺人。

巷内十分漆黑,寂无人声,约莫一分多钟后,刚才很聒噪的王姓女祕书,突然静悄悄从巷子的另一头出现,走到自己居住的公寓前,拿出钥匙开门。此时,「埋伏」在门口的潘世伟,一个跨步迎上。二人默契十足,靠眼神交会,却又彷彿不认识一般,一前一后入门上楼。一个半钟头后,潘世伟独自拿公事包开门离开,搭计程车回家。

劳动部长惊爆不伦 浪费公帑开房间

↑王姓女祕书与潘世伟年纪相差二十三岁,二人既是师生关係也是主僕关係,但互动暧昧。

週三固定 骑车夜访

潘部长和自己的办公室祕书吃晚餐后,又顺道到祕书家中坐,原本可能没什幺,但二人鬼鬼祟祟行径,吃完饭后一前一后离开,又各绕各的路,之后再到女方家门口会合进入,关係让人存疑。

这场週四饱餐后直接进屋的密会,似是额外的甜点,其实二人固定的正餐,是在每週三。模式是潘世伟先回家变装,再单独骑着脚踏车,以夜骑的姿态,到十分钟脚踏车程外的王姓女祕书家运动。

七月十六日(週三)晚上九时许,王祕书独自下班返家,九时二十分,潘世伟戴穿着浅色T恤、短裤、着脚踏车出家门。只见他一路在中山北路上轻快滑行,伴随夏夜微凉的晚风轻拂,十分惬意,如不知他的目的地,会以为是个寻常大叔出来夜骑运动。

十分钟后,他来到女祕书家楼下,这回,门口停了一台亮着车灯的轿车。潘世伟见状,随即骑走,在附近绕路,等这台车开走才按门铃牵车上楼,这时待到十时五十分出门。

劳动部长惊爆不伦 浪费公帑开房间

↑在单身女祕书香闺待一个多小时后,潘世伟骑车回家。

大啖河粉 穿足球衣

同样剧情,前二週也曾上演。七月九日(週三)晚上七时,潘、王的固定密会,这次,潘部长穿球衣,来个球衣约会。

当晚二人同搭公务车,从劳动部开出后,也是在「家乡越南美食」下车,八时许,二人大啖河粉后,潘就搭计程车回家,王独自散步回租屋处。

到了九时许,潘世伟戴着深色帽子,穿着阿根廷国家足球队的球衣,短裤和便鞋,骑台脚踏车,停在王祕书家楼下。透过对讲机按门铃,等了一会儿,王才开门,让潘牵脚踏车上楼。这次一待近二小时,直到十一时潘世伟才牵脚踏车下楼离开。

有趣的是,潘世伟当晚夜入女祕书香闺所穿的阿根廷国家队足球衣,和他二天前到杨梅主持劳动部产学训成果发表会时穿的是同一件。或许九日晚上,部长会说,穿着球衣是要和白天已相处好几小时的女祕书,晚上继续作伙看世足赛;但不巧的是,部长待在香闺的时段,并未有直播赛事。

劳动部长惊爆不伦 浪费公帑开房间

↑潘世伟(7日)穿着球衣主持活动。隔2日,他穿着相同球衣进女祕书家。

此外,前一个週三,七月二日晚上七时许,潘世伟由劳动部搭公务车直接回家,王祕书则是九时二十分才回家。十时许,潘世伟又戴着帽子,着浅色T恤、短裤、便鞋,一派轻鬆地骑脚踏车到王家楼下按门铃上楼,待了一小时,十一时许才骑车回家。

劳动部长惊爆不伦 浪费公帑开房间

↑潘世伟在祕书家待了快一个半小时,才下楼出门。

接送上班 女买早餐

壹週刊追蹤一个月发现,除了晚上的女祕书香闺密会,潘世伟对王祕书十分照顾,早上上班也一併接送。

上班日的早上,潘世伟的公务车接完部长后,紧接着就去接王祕书。有次公务车到时,王祕书手上已经拿了二份「吴家豆浆」的早餐。潘、王二人不但在台北朝夕相处,就连出差,二人也都形影不离。

劳动部长惊爆不伦 浪费公帑开房间 劳动部长惊爆不伦 浪费公帑开房间

↑潘世伟与女祕书住家差十分钟车程,上班时,公务车先载潘后,再去接女祕书,这时女祕书已买好二人份早餐。

七月五日(週六),劳动部人力发展署在台南召开南区工作会报,参加的劳动部官员,都是週六早上才坐高铁南下,只有潘世伟,偏偏要在前一晚,就带着王姓女祕书搭高铁南下。

二人在高铁商务舱内比肩而坐,亲暱地靠在一起吃点心,把玩手机,像出游一般开心。当晚,二人入住台糖长荣五星酒店,名义登记二房,一晚要价三千七百元起。二人提早到台南,似乎并无其他目的,却多花费公帑住宿,实在可议。

至于国外出差,壹週刊调查,没有公务员资格的王祕书,跟着潘世伟出国开会,最近五年来就有六次,二人足迹遍布欧洲、美国、日本及新加坡。一般正式公务员要出国考察都十分难得,王祕书靠着与部长的裙带关係,不只台湾趴趴走,还全球走透透。

劳动部长惊爆不伦 浪费公帑开房间

↑潘世伟与女祕书二人同搭高铁商务舱,南下开会,还入住五星级饭店。

带女祕书 出国遭议

一位劳动部官员透露:「第一次潘世伟带王祕书出国,当时潘还是副主委,有同事觉得不妥,但不敢说,直到第三次出国,潘世伟已是主委,还是要带王祕书出国,同事劝他不要,但他却坚持。」

最近一次,是潘世伟带队去瑞士日内瓦参加第一○三届国际劳工会议,原本有二个劳动部官员要去,但因潘世伟执意带王姓女祕书,导致应该出席的专业同仁最后竟无法成行。劳动部有官员看不过去,气得向壹週刊投诉。

投诉内容指出,这次出国是在五月二十八至六月十二日,共花了一百二十万元公款,依照规定,只有十二职等以上的公务员,才能坐商务舱,但没有公务员资格的王祕书,也跟着部长坐商务舱,浪费老百姓纳税钱,有些官员戏称这是潘世伟和王祕书的「蜜月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