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见闻.好音声 足以攻略

     
我们都在找好声音,其实自己也可拥有说话时的好声音,只要通过练习就可以找到它!


来自台湾的知名广告配音员周震宇,担任专业配音逾十年,广告配音作品逾千部,如今是专业的华语声调训练师,他教学生如何用声音让人产生好感,累积情感存款。他的声音攻略是什幺?且来听君一席话吧!

心见闻.好音声 足以攻略周震宇每个人只要一开口说话,就会在彼此心里面开一个情感账户,这个账户存的不是钱,而是好感度。即是说,你一开口说话,对方到底是加分还是扣分,这是非常重要的。

有句话说: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站起来,像周震宇这样一个以声音为生的专业导师,他曾经是声音的挫败者。

“第一个面对吃亏的,是小时候接听电话时。由于声音非常低,对方本来是找爸爸的,结果变成跟我聊天,因为都以为我是爸爸。男生变声之前,声音都很高,因此我是变声后才遇到挫折,我的声音真的太低了。”

“第二个挫折是,高中担任学校宿舍的中队长,当时负责开饭,要喊起立敬礼等口号。喊完之后,全部人都看着我,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情。”坐下之后,同学告诉他,“你刚才喊的声音很可怕。”因为他的声音太低了。

升上大学后,他开始觅找声音学习的课程,“我真的把那些挫折放在心上。”有一天,他在广播社团看见一个宣传海报,上面写着:“你想成为幕后刘德华吗?”他就跑去问,结果,学姐又给他另一个挫折,对方说:“你竟然不知道这是什幺行业?”

后来,他才知道称为配音,“那是配音员的招生海报,原来声音是可以学的,我因此报了名,开始学习如何运用声音。”就这样,他从基本功开始,学咬字发音、情绪、腔调等,并且非常认真地学习。

“参加学习班时,终于发现音质是怎幺用的,然后,你要知道怎幺弹奏这个乐器。另外,我是男生不能装女生,就像大人不能装小孩声音一样。可是,我可以学她的语调、腔调,以及不同的节奏感,这也是在学习过后才有的意识。”

技巧要练,但要练得自然

从学声音到教学,已经25年了,他后来整理出学声音后自己面对的三个改变。

第一是自己跟自己的关系好了,“我原本是不喜欢自己声音的人,每次开口说大家好时,后面就会有另一个自己,说你这样讲不好,一直都有小小的声音跟我发出的声音一再拉扯,拉扯中说话有抖动,也可能把要说的话往肚里吞,造成自己自信心不够。”

“我后来发现喜欢自己声音的方式,于是开始念稿,念多几次,念得越来越流畅,帮自己加分,然后加入点语调,再用这个语调念,念得越来越顺。如此一来,自己跟自己的关系就会要好,我觉得,这很重要。”

另一个是自己与别人的关系,“我念了一段后,自我感觉良好,但也要看别人怎幺想,若是怪腔怪调、阴阳怪气,别人听了就会感觉困扰。”他说,对方听到了,但没有喜欢你,“我们要有敏感度,需懂得以什幺方式跟别人讲话会比较好。”

一般上,人们会认为用热情的方式,跟别人说话会比较好,“可是,如果对方是冷静型的人,你却用热情的方式把对方丢到油锅里面,就会很奇怪。所以,跟别人说话的时候,要有一定的敏感度。”

不过他再三强调,在展现声音技巧之前,更重要的是学会接受和接纳,“第一个念头就是,不要抗拒先接受,不管对方是什幺人,他就是我们可以慢慢认识、值得交往的人,多投入一点时间。”

他指出,这就是自我内在的修炼,所以学会用声音之后,要先学待人之道,“在上课时,我会说要看对方是高音还是低音,但真正碰到的时候,如果让对方感觉到有这种考量,会认为这是一种打量,可能造成对方不喜欢。”

跟张三丰学太极拳一样

所以,学习声音之后,更重要的是怎幺把技巧放掉,这跟张三丰学太极拳一样,“如果是刻意使用学过的声音技巧,别人听到会觉得造作,只要是有意图的声音,别人就会不舒服。”交朋友方面有很多小细节存在,“技巧要练,但要练得自然。”

再来,就是当我们不想发生却出了事,要做出什幺反应,“这就是你的下一步。”生活中有许许多多让人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这就是无常,“当碰到这个世界里的无常,我要怎幺去反应?”

他当下举了好些例子,“比如说,小孩遇到他们不喜欢的事,会直接大吵大闹,弄到大家都无法跟他互动。小孩年纪小,例如3岁,尚可原谅。如果是30岁的人,遇到他不喜欢的事就拍桌打人,一看到有人超车就和别人扛上,这是没控制好自己的反应。”

“若是碰到自己喜欢的事,当然可以笑,可是要有自觉,会不会笑到得意忘形?若是碰到自己不喜欢的事,当然可以生气,可是要知道你的生气不能伤害别人;若是遇到伤心的事,你可以难过,但不能难过到一直申诉,把别人拉进来,要别人同情你。”

所以,这是人们碰到无常时,情绪可以怎幺流动和如何去化解,“这是我在教声音和情绪的时候,再一次体悟到情绪的背后。”他指出,在声音里面,除了讲得清不清楚,再来就是有情绪在里面,“情绪的背后会有意图,意图背后又隐藏着一个人的人生观。”

“有的时候,我们会觉得,这人讲话怎幺能那幺开心,声音的背后可能就是有乐观的人生观在里面,至于为什幺另一人说话那幺消极,他的人生观其实我们是可以通过说话的声音体会到的。”声音不只有技巧,还有处世的态度,“这也是我在慢慢学习的。”

心见闻.好音声 足以攻略

剧集和广告配音,各有不同

学完后,他开始接很多配音工作,当时他大概是廿二、三岁左右,把港剧的广东话翻译成台湾国语,把日剧的日文配成华语,“那时候,我接了很多案子,然后,一直在练习。”

当兵两年出来后,他发现自己还是很喜欢声音,他就回到家乡跟当地的电台毛遂自荐说他会配音,哦,现在想想脸皮还真厚,但我就想说我什幺都不会,就只会配音。 ”他也走上了广告配音人的路。

至于给剧集和广告配音的分别之处,他说,剧集是你要和剧组一起完成,哪怕你的场景结束了,还是不能走,“大家都还没有结束,可能后面又有你的戏呢?所以,一进剧组可能就是八小时或十小时。”

“广告配音就像歌手一样,唱完一首歌后,说声谢谢,就可以领钱走人了。相对来说,广告的时间灵活性比较高。”与此同时,剧集和广告配音所用的声音也不一样,“戏剧配音得进入角色,包括角色的身高多高、眼睛睁得多大都要懂。”如果戏里面他的鼻孔是这幺大的,你没张到像他那幺大,根本配不出那种感觉;若是身高比较高的角色,我们要把身体拉开,你会发现声音是比较长的,再加上他的动作,如果他是骑马,你就要配出那个感觉。”他说,这就是为戏剧配音好玩的地方。

广告配音比较不一样,我们是在诠释一个商品,商品本身不会有反应,“比如说房子、车子的广告,我要怎幺给它个性呢?这要从精神或灵魂层面去做了。

“所以,广告要花更多时间跟产品的业主沟通,以了解商品的灵魂、 所要诠释的东西,以及想要给群众传递的讯息等等。”随后,他必须把这些讯息与他的声音做连接,再以完美的方式结合起来。

好比,当他把“专注完美,近乎苛求”这八个字念出来时,必须一丝不苟,不能出错,“我在配这句话的时候,就得坐得好好的,不能动来动去,那一定会出错,并且从头到尾都要往同一个地方看。”这就是戏剧与广告配音之间的细微差别。

开班教学,让别人找到自信快乐

他在声音里遭遇挫折,也从声音里收获成功,这使他如今踏上教学之路,“我从学习进来的,收获到很多快乐,找回了自信,这条路给了我快乐。如果我也开个班,让别人也找到自信和快乐,那幺这个班就很值得了。”

“我有个学生,她是个妈妈,老公就是她的天空,性格也相当害羞,我问她为何要来学声音,她吞吞吐吐地说,学声音是为了给孩子讲故事。”在往后的日子,他看见她很努力练习,并且听出了改变,“甚至到了最后,你不会想到跟她初见时是同一个人。”

学习完毕后,两人有一段日子没见面,“有一回在台北遇见她,我没认出她,因为整个形象都不一样了,包括谈吐。”交谈后,他才知道她现在是演员,“我很感谢听到她的故事,让我感觉到我所做的都是值得的。”

“从无到真正做到,我看到这样的历程,我也经常分享她的故事给其他学员听。”他打从心底说道,教学可贵的地方是在这里,“最大的收获是快乐了,再来就是跟别人相处时, 一直在想,我要怎幺表现,才会让你觉得是很好的。”

当作自我察觉指标

他把声音当作自我察觉的指标,与温度计无异,测出人与人之间对话的温度,“我可以用声音察觉到自己怎幺跟对方说话,是害怕、小心翼翼,还是装摸作样,自己在意的又是什幺、是否有讨好对方的意图等等。”

表面上,一个人的表现跟声音没有关系,在他看来,声音是灵魂的反射镜,“它会反射到我们的内心深处。”如今回首,他觉得以前学的技巧为他奠定了一个基础,而有了技巧后就把它变成自然而然,“所有技巧后的延续,就是往态度和心去修炼。”

“我发现,每个人只要一开口说话,就会在彼此的心里面开一个情感账户,这个账户存的不是钱,而是好感度,即是说,你一开口说话,对方到底是加分还是扣分,这非常重要。”

一把声音可以直接影响彼此给对方加分或减分,到底能不能在对方的心里存到款?他说,同步进行的声音就可以做到,换成一冷一热就不行了。

在走进声音的世界后,他说,虽然不是刻意,但他知道怎样才不会让人讨厌,“这是一个每个人都可以慢慢发现的事情。”你学会了,你也一样可以,因为只有你才能懂自己的声音。

特约:子若
摄影:刘金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