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书店去校外教学;用书打开面对世界的窗──专访《有了梦想,然

     

到书店去校外教学;用书打开面对世界的窗──专访《有了梦想,然

「我们现在的教育有点像成衣厂吧,把孩子培养成一模一样的人……,一直说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却用一模一样的方式在教导孩子。」说起台湾的教育,陈慧洁立刻侃侃而谈,丝毫没有任何扭捏或迟疑,毕竟,这可是在心中模拟多次,希望有朝一日能在TED演讲台上与众人分享的题目。

很难想像,才十八岁的陈慧洁,已经是个拥有数百场演讲经验的专业讲者,公益履历也十分惊人:八岁开始跟着爸爸送餐给独居老人、十二岁策划募款音乐会、十四岁为东非饥荒募款,协助举办高中跨校饥饿三十活动、十五岁获得青少年志工菁英奖……。

「其实我并没有和别人不一样,只是在我愿意去行动,」陈慧洁说;有想法就想办法执行,已经像是内建在身体里的直觉反应,而这或许也跟她的学习经验有关。

小二之后,陈慧洁就离开了体制内教育,跟随着教会传道人的父母亲,开始了自学生活,虽然教学内容仍以教育部课纲为主,但家里的上千本书,与陈家特殊的「体验式」阅读方式,则是她之所以能够立体地观察世界并实践想法的重要原因之一。

陈慧洁说得坦白,因为家里没电视,所以家里孩子都养成了大量阅读的习惯。

虽然不装电视是父母的决定,但是对于家中孩子们的阅读,爸妈却採取全然的放手,完全随着每个人依照兴趣找寻阅读主题,陈家特有的「书店校外教学」,也印证了这样的自由阅读风气。

小时候的休假日,爸妈有时会带着陈家姊妹一起到书店校外教学,一到店里爸妈就宣布各自解散,每个人就找喜欢的书,攻佔一个属于自己的角落,一个半小时之后再到结帐柜台集合。

「我们家爸爸妈妈并没有特别侷限我们要读什幺样的书,从他带我们去诚品书店就知道,自己去找自己要看的书来看,但是他们也会买一些觉得我们需要看的书,我们会互相分享。」

问起喜欢什幺样的书籍,陈慧洁也有一套理论,会依照各时期的需求找书。高中时,她帮自己安排了行销课,就搭配阅读行销相关的书籍;最近对社会企业有兴趣,书单中自然出现了《1个理想╳10种创新 = 社会企业是门好生意》及《Toms穿一双鞋改变世界》这样的书。此外,传记也是她爱的类型。

「对我来说像是赚钱一样赚到吧,你用看一本书的时间了解到一个人一辈子才了解的事,或是一个人他用十年、二十年所研究的事。虽然不可能像她一样体会这幺深刻,但是这是一个很棒的经验累积。」

除了书之外,陈慧洁也很常看杂誌,只不过,看杂誌的地方很特别,「我们家的厕所是有书柜的,上面大部分摆的是月刊……常常厕所要排队排很久!」

在《有了梦想,然后呢?》一书中,陈慧洁的爸爸陈伯杰也分享了陈家的教学方法:先请孩子阅读课文,再由孩子报告理解到的内容,之后再针对孩子的理解做补充说明,或是设定相关报告题目,由孩子自行搜寻相关资料、阅读,整理成简报。

举例来说,小学三年级时,社会课本中谈到了「为民服务的机构」,上课的爸爸介绍到一半,突然就灵机一动:「这些都是在我们家隔壁?那为什幺要看课本呢?不如去实地参观吧!」

于是,爸爸就带着陈慧洁拜访了乡公所、户政事务所与清洁队等机构,由这些第一线的工作者,解说服务内容与相关制度,而这次的走访,还成了她人生中第一份简报的素材。

「对我来说,书是一个引导我去做事情的工具。」而她在另一本书的阅读经验,也呼应的这样的说法。
在一次书店校外教学中,陈慧洁发现了一本名字很怪的书:《不要和鲨鱼接吻,但要和勇敢一起睡觉:每天做一件自己害怕的事》,原以为是一本小说,没想到回到家才发现这是一本自传,描述作者如何自我挑战许多令自己害怕的事。

在妈妈的建议下,陈慧洁也开始了挑战害怕之旅,从泡八度的冷泉到体验垂降……,并在过程中,找到了面对恐惧的方法:「我发现当我给自己越多的心理建设,就会对这件事越恐惧……所以后来我给自己三秒不超过五秒(的时间)害怕。我觉得越深入了解这件事,你就越害怕,那还到不如赶快去做这件事。」

回顾过去的学习历程,陈慧洁如此描述自学生的学习历程:「他们(自学生)的学习是在整个世界里面、世界都是他们的教室,」而这在这当中,书籍则是扮演着一个「引领者」的角色,「我觉得书是一个引导我们视野更宽广的工具、阅读对我来说不会是全部,而是一个部分,也因为这些里面的知识,让我增广识见,用行动去学习!」

►►更多「用阅读敲敲教育的脑袋」相关文章,请看!